建立生猪产能逆周期调控机制 促进生猪产业持续健康发展 ——农业农村部相关负责人就贯彻落实《关于促进生猪产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意见》 答记者问

近日,经国务院批准,农业农村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生态环境部、商务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关于促进生猪产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记者就《意见》出台的背景和重要举措采访了农业农村部相关负责人。 问:近年来,生猪稳产保供工作受到高度重视,国务院办公厅曾两次发文。 这一特殊意见是出于什么考虑,以促进养猪业的持续健康发展?答:生猪生产和猪肉供应是关系人民生活、物价稳定和农民增收的大事。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生猪稳产保供。 7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决定了稳定生猪产能、促进稳供稳价、增强猪肉安全供应能力的措施。 7月30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再次强调稳定生猪生产。 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生猪生产出现了五次大的波动,尤其是最近一次,生猪存栏量和可育母猪存栏量大幅减少,加上非洲和新冠肺炎猪瘟疫情的叠加,恢复非常困难。 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在各地各有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生猪生产全面恢复,猪肉市场供应相对充裕,价格明显下降。 但也要看到,生猪产业稳定发展的基础还不牢固。 近期猪肉价格快速下跌,生猪养殖遭受损失,养殖场(户)发展生产的积极性受挫。 基层反映,2019年颇受养殖场(户)欢迎的土地使用、环保、保险等政策趋于收紧,部分地方政策出现“急转弯”,可能进一步放大市场萧条影响,导致产能再次大幅下降。再加上养殖成本上升,加上非洲猪瘟疫情的不确定性,稳定生猪生产、保障市场供应的任务十分艰巨。 《意见》是坚持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巩固生猪产能恢复成果,构建稳产保供长效机制,稳定延续长效扶持政策,建立逆周期生产调控机制,防止产能大幅波动,促进生猪产业持续健康发展,持续提升猪肉供应安全保障能力。 问:《意见》的目标和措施是什么?答:《意见》共分5部分17条,明确了生猪产业发展的指导思想、工作原则和发展目标,强调了全省保障生猪稳定生产供应的总体责任,突出了生猪产能调控的重点措施。它们是指导未来一段时期中国养猪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 《意见》提出,以保障猪肉基本自给为目标,建立预警及时、措施精准、应对效率高的生猪生产逆周期调控机制。5-10年内,基本形成高产高效、产品安全、资源节约、环境友好、调控有效的生猪产业高质量发展新格局。市场周期性波动得到有效缓解,猪肉自给率保持在95%左右。 《意见》提出了四项主要措施:一是稳定生猪生产长期支持政策。 稳定生猪贷款政策,支持将符合条件的生猪养殖相关贷款按程序纳入政策业务范围。 完善生猪政策性保险,鼓励支持有条件的地方发展壮大生猪收入保险。 推进生猪规模养殖项目环评“精简管理、下放权力、强化监管、完善服务”的深入改革,各地不得超越法律法规规定随意扩大禁止区域范围。 二是建立生猪生产逆周期调控机制。 以能育母猪作为生猪生产和市场供应的“总开关”,以能育母猪月同比变化率正负5%和10%为控制基准,建立异常变化自动触发控制机制,重点避免能育母猪过度下降带来的供应隐患。 三是完善生猪稳产保供综合应急体系。 建立生猪产业综合信息平台,加强全产业链监测预警,做好非洲猪瘟等重大疫病防控,加强猪肉储备调控,科学引导猪肉进口节奏。 四是持续推进生猪产业现代化。 带动中小养殖场(户)改变传统养殖方式,推进标准化规模养殖,建设现代化生猪种业,优化生猪屠宰加工布局,加快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 问:本轮生猪生产快速恢复的主要原因是什么?生猪生产恢复和猪肉市场供应现状如何?答:与之前相比,这次“猪周期”有四个“前所未有”的事件。 一是产能下降,价格上涨,前所未有。据农业农村部监测,在产能较低时,可育母猪和生猪数量同比减少约40%,2020年2月第4周猪肉价格同比上涨165%。 二是政策支持力度空前。中央明确要求,全省要全面负责生猪稳定生产和供应。相关部门密集出台19项扶持政策,在耕地、环境评估、信贷等政策上取得重大突破。 第三,生产的恢复是前所未有的。从严重滑坡到恢复正常,大约用了一年半的时间。过去“猪周期”的平均恢复时间是两年。 四是产业转型效果前所未有。一大批高水平规模化养猪场迅速崛起,一批中小养殖户步入规模化养殖行列。 2020年生猪养殖规模率达到57.1%,比上年提高4.1个百分点,快于年均2个百分点。 针对生猪产能严重下降的严峻形势,农业农村部连续三年把恢复生猪生产作为农业农村工作的一项重大任务,与有关部门制定综合政策,全力推动生猪生产恢复。 首先是地方责任的压实。 制定生猪生产恢复三年行动计划,将国务院批准的生产恢复任务分解到各省,督促地方政府落实省负总责和“菜篮子”市长负责制。 二是推动支持政策落实。 会同有关部门出台基础设施、奖补、用地、环评、交通、金融等配套政策。,建立部门协商机制,协调解决政策执行中的困难和问题。 第三,抓大带,发展小生产。 支持规模化养殖场改善设施设备条件,实施“万户龙头企业”生猪产业扶贫项目。 对年出栏头500头以上的18万个规模化猪场(户)进行全覆盖监测,及时发布市场动态信息,稳定生产信心和市场预期。 四是有效控制疾病风险。 兼顾生产和供应,不断调整优化非洲猪瘟防控策略,防止非洲猪瘟蔓延。 应努力克服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畅通饲料、种猪和仔猪的运输。 目前,生猪生产全面恢复,三年行动计划确定的目标任务提前完成。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6月底,全国生猪存栏4.39亿头,2017年底恢复到99.4%。其中可育母猪存栏4564万头,2017年末恢复到102.1%。 上半年猪肉产量2715万吨,同比增长35.9%。 7月最后一周,全国集贸市场猪肉价格为每公斤25.93元,比本轮“猪周期”(2020年2月第三周)最高价低33.71元,降幅达56.5%。 生猪价格下降,养殖利润持续收窄。不少养殖场(户)加快淘汰低产母猪,优化猪群结构。 下半年是猪肉消费的旺季。受生产增长惯性的影响,肥猪的出栏量也会增加。 总体来看,猪肉市场的供需在一定时期内会保持基本平衡,生猪产业有望保持适当的利润,但养猪的高利润阶段已经过去。 建议养殖场(户)多关注农业农村部官网发布的生猪生产和市场数据,按照正常生产计划有序投放,不要听信谣言,以投机态度安排生产,努力节约成本,提高效率。 问:《意见》提出建立生猪生产逆周期调控机制,这是一项新举措。你能告诉我们更多关于它的情况吗?答:能繁母猪是生猪生产和市场供应的“总开关”。“如果有妈妈,就是小,也不算太大。”只要母猪存栏量变化不大,仔猪生产就有保障,生猪市场供应和猪肉价格保持相对稳定。 根据农业农村部的监测,2009年以来,我国生猪生产出现了四次大的波动(平均每三年一次),正好对应了可育母猪月变化同比超过5%的四次。 为此,《意见》提出建立以可育母猪存栏量为核心指标的逆周期调控机制,完善和强化调控政策措施,平滑“猪周期”波动 第一,保持可育母猪的合理存栏水平。 以正常年份(2017年)猪肉产量5500万吨为参照,设定我国可育母猪数量稳定在4300万头,最低为4000万头。 动态监测我国能育母猪月同比变化。当月度同比变化率超过5%时,采取预警引导、鼓励猪场(户)加快补充双母猪或淘汰低产母猪等措施,促进可育母猪存栏量回归合理范围;当月度同比下降10%或生猪养殖连续3个月以上遭受严重损失时,督促地方政府及时启动救助措施。 二是稳定规模猪场存栏量。 年出栏500头以上的规模养殖场(户)纳入国家生猪养殖场系统备案,分层次建立中央和地方生猪产能调控基地。 还明确规定规模养殖场(户)不得非法拆除。确需拆除的,各地要安排耕地异地支持其重建,并给予合理的经济补偿。 三是实行分级管控责任和政策保障。 重点是落实生猪稳产省负总责和“菜篮子”市长负责制,定期组织评估各地生猪产能调控政策落实情况。 要求各省在生猪产能波动较大时,及时采取临时救助补贴、贷款贴息等措施。 中央将结合各省实施稳定生猪产能和资金投入,在安排相关转移支付资金时给予适当倾斜。 下一步,农业农村部将制定生猪产能调控实施方案,在可育母猪数、规模化养殖场(户)数等指标下,覆盖各省,指导各省制定详细的实施方案,尽快落实《意见》提出的生猪产能调控措施。 同时,产能管控计划将与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发布的政府猪肉储备计划协同工作,形成产能管控与市场管控相互配合、源头预控与产品终端管控相辅相成的格局,更好地促进生猪稳定生产和供应。 问:农业农村部有哪些具体措施落实《意见》提出的政策?答:下一步,农业农村部将会同有关部门认真落实《意见》,加快建立稳定生猪生产发展的长效机制,满足消费者的猪肉需求,让农民有合理的利润。 专注于四项任务。 一是严格落实工作职责。 制定完善具体工作措施,加大督促指导力度,重点推动严格落实省总体责任制和“菜篮子”市长负责制,稳定财政、金融、土地利用、环境保护等长期支持政策,确保《意见》各项要求落到实处。 二是加强政策金融支持。 强化金融保障和金融服务,加大对稳定生产供应、转型升级的金融支持,发挥支农支小贷导向作用,扩大生猪收入保险。 创新项目支持手段,确保政策资金的有效性。 三是加强监测预警。 加强生猪生产和市场监测预警系统建设,及时准确掌握生产供应情况。 建立生猪信息发布制度,及时讨论解读产销形势,引导生产者合理调整产能,更好适应市场形势变化。 四是充分发挥企业主体作用。 大力支持养殖企业转型升级,特别是要加强信息服务和技术指导,促进龙头企业协同发展,鼓励各类市场主体开展多种形式的面向中小养殖户的社会化服务,加快建立现代生猪养殖体系、疫病防控体系和加工流通体系,推动绿色循环发展,提升产业发展质量水平,推动生猪产业现代化。